您现在的位置是:冠亚体育娱乐 > 冠亚娱乐平台 >

“杀死教育培训机构”能否实现教育公平?

2021-06-19 21:14冠亚娱乐平台 人已围观

简介教育2021年6月15日,教育部专门成立了校外培训监管司,旨在深化校外教育改革,充分体现对新一代少年儿童的关怀。 2021年6月17日,据路透社报道:中国计划于本月公布比预期更严格的新规...

  2021年6月15日,教育部专门成立了校外培训监管司,旨在深化校外教育改革,充分体现对新一代少年儿童的关怀。

  2021年6月17日,据路透社报道:中国计划于本月公布比预期更严格的新规定,将在北京、上海以及几个大城市试行禁止寒暑假校外培训,最快于下周发布。

  我国每年投入义务教育阶段的财政支出每年在5万亿左右,据统计,家长总共投入孩子教育的费用总和在3万亿/年!

  如此之大的万亿级市场,众多资本纷纷入场,都想在课外培训市场上分的一杯羹。但是受到政策影响,线上和线下的培训机构基本都是哀鸿遍野。

  二八定律法则体现在社会财富分配上就是:财富和优质资源不断向顶层集中,追求公平的本质就是对抗这种趋势,过程波折且痛苦,国家“重磅监管培训机构”本质上也是希望给孩子更多的公平的可能。

  《2019国内家庭子女教育投入调查》显示,家庭子女教育年支出集中在12,000-24,000元和24,000-36,000元两个范围内,占比分别为22.4%和21.7%。38.8%的受访家庭用于子女校外教育和培养的投入占家庭年收入的2-3成。

  每年暑假,关于“月薪三万块钱撑不起一个暑假”、“一线中产到破产只需一个暑假”的讨论更是在微博上此起彼伏。

  高昂的补习费用成为巨大的家庭负担的同时,中国学生的补习时长开始在全世界范围内一骑绝尘。

  国际学生能力评估计划(PISA 2015)的报告显示,中国大陆参加 PISA 测评的北京、上海、江苏、广东四省市学生,平均每周用于课外学习的时间为27小时,在所有参加测评的国家及地区中仅次于阿联酋,其中数学为课外学习时间最长的学科。

  高压力的背后,是中国家长逃不开的育儿焦虑。智课教育联合新浪教育发布的“中国家长教育焦虑指数调查报告”显示,中国家长2018年教育综合焦虑指数达到67点,整体处于比较焦虑状态。尤其在孩子幼儿阶段和小学阶段。

  早在2010年的时候,韩国就有超过四分之三的学生在课外补习,据2019年的相关数据显示,在韩国上补习班的学生比率高达74.8%,小学生就高达83.5%,而初中为71.4%,高中为61%。

  相关调查数据表示,韩国的一些小学生,早在五六年级就已经学完初中知识,每100名初中生里,就有8名超前学过高中内容。可以说,课外补习,已经让校内学习变得越来越形同虚设。

  2020年3月疫情期间,全球有8.5亿学生处于停课状态,而韩国的补习班却已经开课。2020年3月5日,韩国KBS电台报道,首尔市瑞草区当时已有81个补习班正在开课。

  相关调查数据表示,韩国的一些小学生,早在五六年级就已经学完初中知识,每100名初中生里,就有8名超前学过高中内容。可以说,课外补习,已经让校内学习变得越来越形同虚设。

  可是即便卷成这样,一个顶尖的韩国普通高中生,再努力未必能上首尔大学。根据OECD的统计数据,98%的韩国年轻人完成了高中教育,其中75%会上大学,但只有2%才能进入SKY大学。

  然而,私立高中的学生,即便排名再靠后都有可能上SKY,SKY指的是首尔大学、延世大学和高丽大学,是韩国顶尖的三大高校。

  国内的鸡娃是让孩子坐上“直升梯”,提升孩子的考试分数、超前完成各种课程功课,而日本鸡娃的“修罗场”,在私立学校。

  换个高档一点的词,就叫做“精英教育”。那里才是日本“鸡娃一族”们“砸钱”的地方。

  从幼儿园到高中,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的学杂费比例基本都在1:2以上,小学更是达到了1:5。读完一整个私立小学,需要159万日元(约合人民币9.4万),够公立小学的孩子读5遍了。

  不仅在学校花钱,下课之后的补课费也比公立学校的孩子更花钱。研究表明:日本补习费,在小学这一阶段,”精英教育“一族的课外辅导费是普通孩子的5倍!

  好钢用在刀刃上,日本中产们把钱砸在私立学校上,也确实值得。日本,特别是东京的不少私立学校,正是“精英”的聚集地。

  特别是高中,在日本,如果你想考个名门大学,私立高中才是你的最佳选择。从东京大学公布的合格者毕业学校排名来看,每年入学东京大学的学生,有很大一部分都来自于东京的私立学校。

  而庆应的“小中高大一贯教育”私立学校,正是日本著名私立大学庆应大学的直通车。从小学、中学一直到高中接受着精英教育,一条龙能够直升庆应大学。

  我粗略算过一笔账,如果从小学开始入学庆应义塾小学,一直到高中毕业的这12年,一共需要花费大约1700万日元(约合人民币100万元)的学费,平均每年8.3万人民币,还不算孩子的生活费。

  反观国内,要想在一线城市上个好一点的私立学校,或者是国际学校,每年请准备3-25万不等的学费,跟日本很好的私立学校相差不远;

  但是在日本,普罗大众接受的是“公平教育”,只有少数精英们才会走上“鸡娃”之路。

  因为日本绝大多数的小学生在公立学校上学,比例达到98.2%;在中学,也有91.8%的人在公立学校读书。所以,像上面那样“鸡娃”的案例,在日本也不算常态。

  如果亚洲国家如此内卷,那传说中的“宽松教育“的美国,会是孩子“快乐教育的天堂”吗?

  对于90%的普通家庭,大部分美国父母的态度是:“上小学之后,我就不太管孩子啦,我交了这么多的税给区里,教好孩子是学校的事情!放学回家之后有时间,不如让他们去踢踢球,多玩玩儿。”

  而对10%的精英阶层来说,则希望自己的孩子好上加好,会选择各类的辅导产品,来提升孩子的竞争优势。

 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,下图展现了自1940年以来,来自美国收入前10%和后90%的家庭的孩子,在标准化考试中表现出的差距不断增大。也就是说,富人和穷人的差距在下一代身上表现得越来越明显。

  普利策奖得主爱德华·休姆斯在著作《梦想的学校》中写道:“4是有魔力的数字:4小时睡眠,4杯拿铁,4.0。”

  爱德华惊奇地发现,这些为了进入常青藤大学的高中生们,一天仅睡4小时,需要喝4杯拿铁,才能拼尽全力拿到那个魔力的数字——GPA4.0。

  我在美国时,有认识一位加州的朋友,目前在一家国际跨国公司做顶层设计工作,他本科就读于牛津大学,硕士阶段在UCLA,分别拿到了生物技术和计算机专业双硕士学位。

  目前一个姐姐是律师,另一个姐姐自己创业,经营做母婴用品,事业也是风生水起。

  他坦言:“ 父母都是医生,从小对他们几个孩子的学习都非常严格,别的孩子在外面玩耍的时间,他爸妈都要求他们用来学习,包括广泛阅读+精读,学习中文,社区实践活动,各类球类运动类的兴趣班”

  所以,得益于他父母的严格教养方式,他自己也是一个非常自律,热爱学习的人,用他自己的话而言,他是一个十足的“avid reader”.

  因此,美国“宽松教育”并非“真正的玩乐天堂”,美国孩子要成为世俗定义中“进入常青藤,签约牛公司,出任CEO,迎娶白富美”的“人生大赢家”,他需要吃的苦可能比中国的孩子还要多。

  记得之前看到过一篇博文,大意就是“高考是为了实现社会的分层”,毋庸置疑,无论社会如何进化,但是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会同等重要,也理应受到同等尊重。

  但是,社会顶层逻辑,游戏规则由谁来制定,谁来一起玩这场无限游戏,则只有少数“社会精英” 会参与进来。

  国家出台各种政策和监管手段,本意是旨在给孩子提供一个公平的成长环境,避免阶层固化以及两极分化加剧。

  在《小舍得》的结尾,让所有家长头疼的小升初考试最终改为了摇号制,不靠水平,全靠运气。

  这让剧里原本努力“鸡娃”的家长直呼自己和孩子“白努力了”。但我们不禁要想,这样的制度会不会滋生出新的“作弊机制”?

  从韩日美这样的发达国家里,我们或多或少能学习到一些经验教训:即便是在讲求公平的日本公立教育环境里,人们还是会为了让孩子获得更好的教育,做各种准备。而且这样成熟的社会结构反映在教育上,便是更严重的阶级固化。

  日本的“精英教育”,其实也被不少民众诟病说像一个“轮回”:教育水平高的父母培育出教育水平高的孩子,有钱的父母培育出名校的孩子。从名校出来的孩子能找到好的工作,一路光明。

  日媒现代business发布的一篇报道,对比了日本孩子和法国孩子在阅读的选择差异。

  这位旅居法国的日本作者发现,在法国,孩子们的阅读书籍更注重“趣味性”而非教育性。但在日本,孩子们会更倾向于读知识性的书籍。

  文章中,作者又一次发挥了日本人的“反思”功力,思考起日本家长是否对孩子的阅读“插手太多”,让孩子失去了“阅读趣味书籍”的自由。

  同样的问题丢给国内的家长们:一味追求课业,挤压孩子的课余时间,让孩子没有自由阅读的空间、没有精力感受生活和成长,这样的教育,真能培养出我们心目中的“完美小孩”吗?

  20年前,我们的父母并不知道互联网会是如今最火的行业,程序员会是最吃香的职业;当时,没人知道数字货币会是时下最热的投资物。

  今后我们究竟要在怎样的环境里让孩子“成才”?我们又要给孩子提供多少机会,才能在有人“站起来看电影”的时候,我们还能自得地坐着看?

 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些问题,但从韩日美的教育经验中敢肯定,答案肯定不是纯粹“应试鸡娃”这么简单。

  爱因斯坦曾经说过:“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,因为知识是有限的已知,而想象力是无限的未知。”

  如果我们真的从成才和培养“大家”的视野来看待孩子,我们认为培养孩子的面向未来的底层能力还是有必要的,孩子的阅读能力,孩子的思考力,想象力,创造力等的培养,其重要程度,相信比任何时候都要重要。

  让每一个孩子都成长为更好的自己,当未来呼啸而来的时候,对父母的要求其实更高,要求父母不仅是言传身教的“老师”,而且还应该是孩子的“成长教练” 和“伯乐”,仔细观察孩子,倾听孩子,因材施教,帮助孩子共同选择最适合的成长路径和发展轨迹。

  “鸡娃”的最高境界是让娃“自鸡”,当一个孩子对人类的发展,科学的进步,乃至“真正改变世界“,存在“真正浓厚的兴趣”时,孩子才会自发驱动,奋力前行。

Tags: 教育 

标签云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统计485篇文章
  • 标签管理标签云
  • 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,关注我们